名校高考录取分数线为何跌落?专业已成为考生更重要的价值选择

2022年11月5日 by 没有评论

今年高考录取期间,以同济大学土木专业为代表,全国土木专业在录取上普遍出现了大滑坡,背后则是房地产等土木行业的大滑坡。与之相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师范与军警校高热背后则是行业的兴盛与体制内热。显然,专业越来越成为考生和家长更为重视的一个关键因素,背后则是把专业与行业的直接挂钩,但学什么就一定干什么吗?什么行业可以花红百日?

在今年高考中,同济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在河南录取分数仅有560余分,比往年大降100分左右,不仅低于该校其他专业,甚至不如很多211高校。同济大学在河南的理科投档最低分为564分,投档最低分排名为43252名。而去年,同济大学在河南的调档分数线名考生才能录取。

客观上讲,同济土木如此极端的跌落,只是个案,有着特殊的原因,但从今年全国高校录取情况看,土木专业跌落却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除了河南,同济大学土木在河北、重庆、浙江、山东等地录取分数几乎都是该校专业中垫底的。

不只是同济,全国范围大部分高校土木专业都遭遇了明显的滑坡,录取分数 (位次) 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在山东,不仅同济下跌,中国地质大学 (北京) 在招生总量未变的情况下,录取考生的位次下跌了近5000个位次,四川大学与湖南大学则分别下跌1069和2771个位次。

土木专业下跌的背后,是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建筑行业的低迷和滑坡。年中,以郑州为代表,爆发了大面积的断供停贷现象。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68923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2.2%;商品房销售额66072亿元,同比下降28.9%。行业数据显示:2022年前8个月,我国排名前100的房企销售额均值为477.6亿元,同比下降46.2%。

重庆大学的土木在国内也位居前列,对照2018年与2021年就业质量报告,可以清晰地看到,2018年,31.05%的毕业生去了房地产与建筑行业,但是到了2021年仅有16%,几乎是腰斩。

建筑行业衰落的影响,不仅出现在今年的招生上。湖南大学日前公布了转专业的名单,其中土木工程学院转出98人,是转出人数最多的;转入为零,也是唯一一个零转入的院系。而湖南大学的土木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获A-,居全国前10。显然,土木是这个学校的王牌专业,转出的原因并非这个专业太弱,而是大家并不看好未来。

30年河东,30年河西。行业的兴衰,社会的发展,对一个专业的影响,并非第一次显露。

早在2019年,因2018年金融新政导致的金融行业大震荡,在高考录取上,以 “两财一贸” 为代表,曾经风光无限的财经院校也遭遇滑铁卢。也是在河南,对外经贸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余分。至今,财经类院校的录取分数在各地仍在不断缓慢下跌,难以恢复昔日的辉煌,尤其在专业选择余地比较大的理科生中,这类院校和专业的录取分数全面持续下跌。

同样遭遇滑铁卢的,还有外语类院校和专业。今年高考录取期间,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在广东录取分数出现极端下滑,因此登上了热搜。比如205专业组,从2021年最低41461位次,大幅下挫至62243位次。206专业组的最低位次从2021年的40762降至63950。205专业组是语言类,206专业组是计算机+经济类+其他社会科学类。

广东是新高考省份,今年继续实行 “院校专业组” 投档方式。广外的这两个专业组在第一选科上,均要求选考物理,大致就等于招理科生。也就是说,大量的理科生放弃了学语言,而206专业组虽然有很热门的专业,但对于学业优秀的理科生,显然不想被调剂进其他社科类专业,于是导致分数大幅下挫。其他以历史选科为主的经济专业组,虽然也出现了波动,但并未出现大幅下降。

不仅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回溯近年的招生录取分数,北外、上外等著名外语院校的理科录取分数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持续下滑。比如上外在江西理科生的录取线多个位次;在陕西,则从2651位次,下降至今年的9400左右。而在10年前,这些高校的录取分数完全可以比肩头部985高校。

相比理科,在文科考生中,这种下降的趋势则要温和平缓的多。比如北京外国语大学在河南最近5年的录取位次,理科下降了13000多,但文科仅下降900多位次。上海外国语大学,最近3年理科下降5000多个位次,但文科只是略有下降,仍在合理波动范围内,几乎可以忽略。

在激烈的就业竞争面前,外语专业的不足就凸显了出来,尤其是对于高端人才,外语只是一个工具,核心还是某种专业技能。伴随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尤其是教育水平的提高、家长的投入,很多孩子的外语已然达到了很高水平,尤其是对于最优秀的一批孩子,外语水平已经足以应付工作需要,没有必要再作为一个专业去学习,外语的竞争优势出现快速下滑。

此外,还有严峻的国际形势、外贸行业萎靡与出国留学等因素的影响。根据最新报道,美国今年上半年给中国留学生发放的签证 (F1) 仅有3万人,相比2019年的6万人下降了50%,出现了腰斩。

更重要的是,面对激烈的就业竞争,人文社科专业的劣势明显,理科考生因选择余地较大,纷纷转学更为 “刚性” 的理工科专业,比如计算机等,不再热衷外语外贸经管金融等专业。外语类院校只是这个趋势下的一个代表而已。

换句话说,衰落的不是外语院校,而是人文社科专业。对于很多原处于中上流的高校,招收理科生的人文社科专业录取分数线明显出现了下滑,即便是热门的经济、金融、法学等等。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两所地处西部地区的电子科技大学的高热。一个是位于成都的电子科大,一个是位于西安的西安电子科大。

这两所以计算机、微电子、通信等信息技术为主的高校,近年录取分数持续高涨。在最近几年的招生中,本处于985末尾的电子科大的录取分数一直高于同城的老大哥川大,也远高于很多985高校;而西安电子科大,一所位居西北的211高校,录取分数竟超过了很多985高校,计算机等一些热门专业录取分数直逼985头部高校。

比如在一直是老高考的江西,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最近7年录取分数线年增幅最快,几乎增长了2000个位次;2022年4756的位次,超过了多家985高校。同样,电子科技大学在江西近年录取位次持续上涨,2022年虽意外地和2021年保持了相同,达到2684位次,但也比5年前净增长近2000个位次,明显高于四川大学电子信息、通信等类似专业的录取分数。

电子科大与西安电子科大,是目前教育部直属的两所仅有的电子信息类专门性高校,均属于双一流高校。根据第四轮学科评估,其计算机均属于A档,明显高于很多985高校。当然,还有一个特殊的背景。回顾历史,这两所高校过去都有特殊的背景,比如西安电子科大就曾叫西北军事电信工程学院。这两所大学,代表的不仅仅是互联网,还有芯片等目前高热的行业,在芯片与数字技术大热的背景下,成为考生追捧的香饽饽也就理所应当了。

避虚向实,不仅是国内,国际上也一样。因转向计算机专业的人太多,许多对转专业持开放态度的美国高校近年宣布计算机专业不再接受转专业要求。无独有偶,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2021学年,因疫情,在美国际留学生同比下降15%的背景下,商科成为下降最多的专业,同比下降20.70%,远高于计算机的13.2%。

疫情让大家深刻地认识到了安稳是多么重要,而这其中,最能保障安稳的,就是 “体制内”。因此,在就业选择上,体制内内卷,已经成为一个突出现象。在就业难的推动下,研究生招生报名人数创下最高纪录的同时,公也再次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超过200余万人。与此同时,一些和体制内就业直接关联的专业、学校就被热捧,最突出的就是师范热,军警校热。

公费师范生,意味着毕业就是铁饭碗,换句话说,天然有编制。虽然面临下基层到乡村学校、6年内不能自由择业等苛刻要求,但仍然吸引了大部分优秀考生。

在安徽,华东师范大学公费师范生文科的录取分数位次在去年已经很高的位置上再次增长55个位次,达到483,这一位次直逼甚至力压头部985高校。东北师范大学与陕西师范大学在安徽理科录取的位次,分别增长2391位、1781位。在理科专业中,华东师大也涨了759位次。在安徽,教育部直属的6所师范大学,无论文理,均不同程度超越了很多985高校,甚至是头部985高校在当地的录取分数。

回头看近4年来的录取分数,因受就业难的因素影响,师范院校录取分数线开始攀升,疫情进一步加剧了这一现象,在全国范围内,师范院校普遍受到热捧。其实早在2021高考录取中,师范院校录取分数就异军突起,大幅超越一些985高校,2022年则在高位上继续攀升中。

与此相呼应的是,报名参加教师资格证的人数也持续高涨。日前教育部师范司相关负责人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披露,10年间,教师资格证参考人数已经从17.2万增长至1144.2万。

1993年高考时,首都师范大学录取分数线一降再降,仍然无法完成招生计划,背后的原因,是当时教师地位不高,薪酬待遇与其他行业相比悬殊。但今天,教师已经成为性价比最好的职业之一。

同样的,还有军警校热。在安徽,几乎所有军警校的录取分数都在2021年增长的基础上继续增长,其中海军工程大学三个理科专业在安徽招生位次分别大幅增长了4905、8739和10706个位次。

体制内热,目前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一位山东朋友告诉我说,高考中,山东有一个新 “三不孝” 的说法:无编为大。

对专业的介意,不仅仅体现在这些方面。很多孩子宁愿放弃更好的大学,甚至不上,也要选择一个更如意的专业。

在提前批的录取中,包括清华北大在内的所有名校,在部分省市均出现了显著下跌,甚至需要征集志愿,即补录,才能完成录取的情况。比如,清华大学在某省提前批次里定向录取的工程物理,就未能完成招生计划。北大在某些省市的农村专项计划分数过低,也引起媒体关注。这些现象究其原因,仍然是因为专业。专业太冷门,清北又如何?

在江西的第一批次招生中,包括景德镇陶瓷大学、江西师范大学、江西农业大学等“一本”高校出现了大面积缺额。其中,景德镇陶瓷大学一批录取结束,竟然有1000多本科计划需要征集志愿,占据招生计划的一大半。 景德镇陶瓷大学发布声明解释说,是学校知名度不够导致了这一结果。 但从专业角度分析,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遭遇招生困难的专业,多数不是学校优势专业,或者说是学校不擅长的。 有人引用脱口秀演员的台词评价这一情况:我是体育大学学英语的。 这种现象其实比比皆是,比如农业大学招收播音主持专业的不只一所。

在广西,包括 “211” 高校广西大学在内的一些学校也不得不通过征集志愿去完成招生计划,广西民族大学则有上千招生计划无法完成。仔细分析,问题大多也都出在专业上。

2021年,高考报名人数1078万人,录取人数1001万人,绝对录取比例超过93%。今年高校毕业生达到1076万人,如果再加上回国留学生,远远超过1100万人。而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就业目标也仅有1100万。

在人人都是大学生的今天,普通的大学文凭已经不具有吸引力,用人单位更在意的是你是什么大学毕业的。同时,更多的考生与学生开始关注一个根本的问题:这个专业前景如何?上了这个大学的这个专业有什么用?

在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大背景下,招生难已经从专科高校蔓延至本科,甚至是“双一流”高校,而其中一个重要的技术性原因,就是专业。在同一层次的高校或同一学校内部,招生好坏就是看专业。

9月9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教育部部长怀进鹏明确表示,将把就业作为高等教育结构调整的重要内容。

家长和学生能够考虑社会实际,结合行业发展情况选择专业,是重视未来发展的表现,但这里面存在一个逻辑问题:学什么就一定干什么吗?干什么就一定要学什么吗?显然不一定。事实上,学什么不干什么是一个普遍现象。

马云是学英语的,刘强东是学社会学的,很多互联网大佬并非是学计算机的。专业与毕业后从事的行业之间没有直接关系。更重要的是,一个行业的兴衰起伏,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事情。这世界上哪一个行业是可以永远蒸蒸日上、永葆青春的?起起伏伏才是常态。希望用一个专业的选择来确保人生的安稳,是不切实际的。

1990年代初,能源行业萧条,叠加国企改革,中石油、中石化曾经成为当时的大学生避之不及的单位。但十年后,伴随能源行业的重振,中石油中石化如日中天,成为大家追捧的香饽饽。最近10余年,这一行则在起起伏伏中,再次出现缓慢的回落,辉煌不再。

同样,被大家神话的互联网大厂,在持续辉煌近20年后,从去年起开始进入缓慢下跌区间,裁员降薪的新闻不断,逐渐回落凡间。

很多人喜欢强调选择的重要,这也是很多人极端重视专业的重要原因,核心的目的还是希望自己选择一条康庄大道,进入一个辉煌永续的行业,但这是不可能的。回头去看,能让自己利于不败之地的,只有持续的努力,而不是学了什么,进入了什么行业。

高考前,百度与中国教育在线联合发布了相关搜索的调查报告,在考生关注的专业中,“心理学” 进入了前十名。

心理学是一个小众专业,就业往往不理想,但是还有如此高的搜索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一代人的特点,也是兴趣所在:他们可能更希望探寻自己人生的答案,满足精神需求,而把生存与工作放在次要位置。

这也是一个时代的变化。伴随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大力倡导尊重个性的教育理念下,一些孩子从小就在强调个人的兴趣,主要关注的是我想干什么,我喜欢干什么,而不是“应该干什么”。

这种对自己兴趣爱好的重视,和目前大学生就业中出现的结构性差异如出一辙。一方面大学毕业生就业难,另一方面出现用人单位招聘难,缓就业、慢就业、不就业的现象越来越突出。如果没有合适的、喜欢的工作,一些人宁愿居家甚至啃老,也不出去工作。这一点应该引起关注和重视。

站在学生角度,个人意愿的充分伸展,代表我们的社会和教育在进步。对高校来说,学生自主意识的增强,意味着摊大饼式的扩张将会得到遏制,但简单以行业兴衰为主导,也难免影响具有战略意义的人才培养。在市场上,企业的用工成本增加和失业率高企,年轻人在经济上回馈家庭的时间不断推迟,也是实实在在的问题。今年高考录取呈现出来的这些特点,究竟是值得担忧还是令人欣喜,目前尚无法简单地给一个结论。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